威邁斯高毛利率背后:與第一大客戶深度綁定

  每經記者 陳鵬麗    實習編輯 湯 輝    

  在電源行業,艾默生素有“黃埔軍!敝Q。這些年來,大批員工從艾默生離職后自主創業,“華為電氣-艾默生系”走出了一支相當規模的創業大軍,威邁斯董事長萬仁春就是其中一員。

  威邁斯的主要產品是開關電源,包括車載電源、通信電源和電梯電源三類。近年來車載電源逐漸成為威邁斯的主力產品,2016年該產品收入占營收比例還只有37.86%,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占比就上升到了73.77%。威邁斯車載電源產品中,又以車載電源集成產品增長最為快速。2018年,威邁斯車載電源集成產品的銷量從2017年的1807臺猛增至35283臺,增幅超過18倍。

  此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注意到,2016年開始,上汽集團就進入威邁斯的前五大客戶行列,隨著銷售額逐年攀升,2018年成了公司第一大客戶。威邁斯在招股書中表示與上汽集團無關聯關系。但是記者發現,威邁斯的股東中,深圳市同晟金源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同晟金源)、揚州尚頎三期汽車產業并購股權投資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揚州尚頎)背后都有上汽集團的身影。

  

  ▲威邁斯近年主要經營指標 數據來源:公司招股說明書 楊靖 制圖

  與第一大客戶深度綁定

  在車載電源領域,威邁斯是后來者。在威邁斯“入行”前,車載電源行業的“老前輩”包括欣銳科技(成立于2005年)、通合科技(300491,SZ)(成立于1998年)、億利達(002686,SZ)旗下子公司杭州鐵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臺達電子集團(成立于1971年)和法雷奧集團(成立于1923年)等。

  威邁斯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月~3月(以下簡稱報告期內),威邁斯實現營業收入分別是2.57億元、4.25億元、6.16億元和1.32億元;與此同時,公司各期內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2434.67萬元、1635.34萬元、6852.26萬元及1268.97萬元。

  另一邊,2018年“前輩”欣銳科技的營業收入為7.17億元,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8245.73萬元。從規模上看,威邁斯作為后來者已經接近欣銳科技。

  威邁斯規?焖僭鲩L的背后是,2016年至2018年,公司的前五大客戶沒有太大變化。報告期內公司向前五大客戶銷售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6.66%、66.05%、79.03%和81.25%。威邁斯對此的解釋是,公司主要客戶是新能源汽車整車廠以及通信設備制造龍頭,這些行業自身的集中度就比較高,導致公司客戶相對集中。記者注意到,威邁斯的前五大客戶中,銷售額增長最快的要數上汽集團。

  2016年上汽集團是威邁斯的年度第四大客戶,公司向其銷售車載電源金額為2313.44萬元,僅占公司總收入的9.01%;2018年,上汽集團一躍成為公司的年度最大客戶,當年為威邁斯貢獻了1.86億元的銷售收入,占到威邁斯總營業收入30.17%;2019年1~3月,上汽集團仍然是公司的第一大客戶,公司對其銷售金額占到當期收入的33.45%。

  換句話來說,威邁斯2018年以來的業績增長,很大一部分要歸功于上汽集團對公司的“青睞”。那么,是威邁斯的產品優秀打動了上汽集團,還是另有原因?原來在2018年,上汽集團就間接入股了威邁斯,與威邁斯進行“深度綁定”。根據威邁斯的招股書,2018年3月,萬仁春、公司高管劉鈞及主要股東蔡友良分別與同晟金源、揚州尚頎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書》,將三人各自持有的威邁斯有限的部分股權轉讓給同晟金源和揚州尚頎。其中揚州尚頎以623.4778萬元的價格受讓了威邁斯1.0092%股權;而同晟金源則累計以1662.6074萬元價格獲得2.6908%股權。同時,同晟金源和揚州尚頎還對威邁斯有限進行了增資。受讓及增資完成后,同晟金源持有威邁斯6.1538%股權,而揚州尚頎持有其2.3077%股權。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閱工商資料發現,同晟金源的股東中,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捷創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捷創投資)持股49.52%。另據啟信寶數據,捷創投資的股東之一是上汽集團的全資子公司上海汽車集團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也即是說,同晟金源實際上是由上汽集團間接參股。而揚州尚頎的合伙人也包括上海汽車集團股權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汽股權投資公司);此外,上汽股權投資公司還通過上海尚頎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有揚州尚頎部分股權。上汽股權投資公司正是上汽集團的全資子公司。

  也就是說,上汽集團通過同晟金源和揚州尚頎持有威邁斯的股份。在威邁斯最新一屆董事會成員中,董事繆龍嬌正是經股東同晟金源和揚州尚頎提名的董事,相當于派駐董事,繆龍嬌同時在尚頎投資擔任投資總監。

  產品單價高于“前輩”

  2018年2月份,高工產研電動車研究所(GGII)撰寫了一份《2018年中國新能源汽車車載充電機行業調研報告》。在該份報告中,GGII直言,威邁斯是車載充電機市場的新進入者。

  威邁斯在招股書中對比了欣銳科技、英博爾、麥格米特以及通合科技4家公司的毛利率水平,在報告期內,上述4家公司的毛利率均值是35.08%、32.57%、29.88%和22.55%。而威邁斯的毛利率同期分別是28.43%、26.99%、29.41%以及30.37%。2016年-2018年,威邁斯的毛利率還低于4家公司均值,2019年一季度,公司的毛利率明顯高于4家公司均值。

  同時蹊蹺的還有,報告期內整個行業平均毛利率持續下行,但威邁斯的產品毛利率除了2017年有所下滑外,呈現穩步上升。

  另一方面,威邁斯又在招股書中多處強調公司在開關電源行業的性價比優勢。憑借高性價比等優勢,公司與下游核心整車廠客戶形成穩定配套關系,成為上汽集團、奇瑞汽車等20余家整車廠合格供應商。

  具體到三大類產品,電梯電源由于客戶只有日立,報告期內毛利率相對穩定;而通信電源的毛利率相對較低,2016年至今一直沒有超過20%。威邁斯近年來毛利率不斷提升主要是靠公司的車載電源產品的帶動。

  威邁斯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月~3月,威邁斯的車載電源毛利率分別為33.75%、30.30%、32.74%以及32.79%!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吡私獾,威邁斯的車載電源產品主要有車載DC/DC變換器、車載充電機、車載電源集成產品三種,產品線與欣銳科技高度重合。

  威邁斯的車載電源產品中,表現最突出的要數車載電源集成產品。該品類在2018年實現銷量快速增加,銷售量從2017年的1807臺猛增至35283臺,增幅超過18倍。2018年以來,車載電源集成產品也已成為威邁斯凈利潤重要的來源。

  欣銳科技是威邁斯在車載電源行業上重要的競爭對手,比威邁斯更早進入車載電源市場,行業地位理應比威邁斯高,但兩者對于相同客戶北汽新能源供貨產品的價格對比卻有些蹊蹺。

  記者對比欣銳科技與威邁斯兩份招股書發現,2016年及2017年,威邁斯在車載DC/DC變換器產品的年平均單價均遠低于欣銳科技,而車載充電機及車載電源集成產品情況則不同。據了解,2016年、2017年威邁斯的車載充電機產品均價分別是2192.26元/臺、2593.94元/臺;而同期,欣銳科技的車載充電機平均單價是2671.5元/臺和2098.61元/臺。欣銳科技該產品單價2017年受市場競爭影響大幅下滑,但威邁斯的同類產品價格卻呈現上漲。

  2016年、2017年,威邁斯的車載電源集成產品的均價分別是9505.76元/臺、6597.11元/臺;而欣銳科技2016年、2017年車載電源集成產品的平均單價分別是7061.79元/臺、5288.67元/臺。

  從這個數據來看,2016年及2017年威邁斯在車載電源集成產品上的價格簡直要甩“前輩”欣銳科技半條街。不過,威邁斯的車載電源集成產品是2017年方才向北汽新能源批量出貨,招股書稱銷售價格為公司與北汽新能源根據配套車型、競爭對手的情況、供貨規模等協商確定。同時,北汽新能源也是欣銳科技2016年及2017年的第一大客戶。欣銳科技向其供應車載DC/DC變換器、車載充電機、車載電源集成產品。

  在雙方客戶為同一企業的情況下,為何威邁斯與欣銳科技在2017年度的車載電源集成產品平均單價差別如此之大?威邁斯向北汽新能源供應的車載電源集成產品具體是什么產品?記者對此也嘗試與威邁斯方面取得聯系并尋求解釋,不過,截至發稿,記者發到威邁斯公司及其董秘公開郵箱的采訪郵件均未能收到回復。

  需要一提的是,2018年受國家補貼政策調整影響,國內新能源汽車的增長遇到困境,市場競爭加劇,供應鏈環節降本壓力明顯增大。欣銳科技2018年產品綜合毛利率較2017年下滑超過10個百分點,但威邁斯卻可以保持綜合毛利率穩定增長。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