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富科技實控人往事:貪圖“低稅”進口設備被查 涉事公司離奇“消失”

  每經記者 劉 玲    每經編輯 魏官紅    

  金富科技的“發家史”繞不過意大利薩克米的壓蓋機。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后,陳金培就是通過引進第一套薩克米瓶蓋生產設備,才讓旗下公司從打火機配件小廠,成功轉型至瓶蓋行業,到如今營業收入超過5億元。

  不過,這樣一個看似勵志的創業故事,實際上掩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往事。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找到了一份廣東省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刑事判決書(以下簡稱判決書)。據其記載,在2006年至2009年間,金富科技實控人陳金培卷入了一起走私貨物案件。

  奇怪的是,記者并未找到走私案中陳金培的涉事企業——東莞金富包裝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莞金富)的任何工商資料,僅找到一家名稱較為相似的東莞金富包裝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富包裝)的相關信息。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詢問金富科技方面,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低稅”進口薩克米壓蓋機

  故事要從2005年說起,據判決書中陳金培的供詞,當時因東莞金富生產需要,他與薩克米上海公司(意大利薩克米公司在華投資成立的外國法人獨資企業)的銷售周某洽談并簽訂購買合同,以110萬歐元的價格購入一臺薩克米壓蓋機。

  購買后,設備需要通過海關運送到東莞。于是,陳金培將壓蓋機設備委托給珠海一家報關公司代理進口。彼時,雙方約定的包稅款為人民幣230多萬元,占貨值的20%多(據判決書,正常進口稅費為貨物總價款的26%)。陳金培認為,此價格還算合理。

  陳金培通過購入薩克米壓蓋機,正式進軍瓶蓋行業。而隨著瓶蓋業務不斷擴大,東莞金富對壓蓋機的需求也更大了。2006年,陳金培再次找薩克米公司上海辦事處購買壓蓋機,這次對接人換成了銷售總監彭某,第2臺設備最終成交價格為65萬歐元,較第1臺便宜了45萬歐元。

  據陳金培供詞,當時,彭某向陳金培介紹了另外一家報關公司——匯百利,匯百利老板陳菲提出僅要45萬元包稅費,雙方于2007年3月簽訂代理進口合同。

  陳金培稱,當時覺得45萬元包稅費不正常,根據之前進口同類設備的經驗,就算設備價格少了一半,稅費也應該有100萬元左右。雖然在后來執行中,陳菲又追加了4萬至5萬元的代理費,但相關價格仍不正常。

  陳金培委托給陳菲代理進口的壓蓋機,兩個月就順利通關到廠!皟r格確實很低,可以少交稅,有得賺……而且因為陳菲、彭某都說沒問題,就算出了問題也不是自己報的關!标惤鹋嗳缡钦f。

  嘗到甜頭后,陳金培其后購買的第3臺和第4臺薩克米壓蓋機,也是委托給匯百利代理進口,簽訂購買設備合同和委托代理進口的經過與第2臺一樣,總成交價格為90多萬歐元,代理進口合同約定的代理費是人民幣95萬元,后來匯百利將代理費追加至170多萬元。

  陳金培稱,匯百利向海關申報的價格是兩臺壓蓋機共600多萬元,而公司與薩克米實際成交價格折合人民幣要1000多萬元,如果按真實價格申報,170多萬元的包稅費肯定無法申報進口。

  涉嫌偷逃稅款逾200萬元

  好景不長,2009年5月7日下午,陳菲接到陳金培電話,得知東莞海關在東莞金富的工廠核查薩克米設備的進口資料。次日(5月8日)上午,陳菲坐火車逃到北京,直至2011年10月28日在北京被抓獲。

  但是,陳菲的供詞卻與陳金培的截然相反。

  陳菲表示,2007年初,經薩克米上海公司銷售總監彭某介紹,認識了陳金培。在第一次合作中,薩克米壓蓋機的45萬元進口代理費是由陳金培主動提出的。陳金培當時稱,珠海的報關公司在代理進口第1臺設備時,只需要60萬元代理費,問陳菲45萬元能不能做。

  “陳菲覺得包稅費太低了怕做不了,但是陳金培說十幾萬歐元的話珠海那邊都做了,海關那邊能通過這個價格,只給陳菲45萬(元)的包稅費,陳菲聽他這么說就同意了!迸袥Q書寫道。

  2007年5月,這臺壓蓋機順利通關并運送到東莞金富。由于通關快、收費便宜,2008年,陳金培主動找陳菲代理進口了兩臺壓蓋機,并且也順利通關收貨。

  雖然雙方各執一詞,但是違法事實已被確定。北京律師協會刑事訴訟法專業委員會委員張德滿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走私案件中,委托方若知道報關公司有偷稅行為,但仍繼續委托這家公司,也是有責任的。若只是將包稅費給報關公司,其他一概不知,可能就不需要承擔責任。

  經海關關稅部門核定,2006年11月9日,東莞金富向薩克米購買的壓蓋機以及2007年7月5日再次購買的兩臺壓蓋機,偷逃應繳稅款人民幣219.75萬元。

  根據判決書,除了東莞金富之外,匯百利還有?谝瑯、珠海華盈、河南孟州冠達、江蘇申乾等客戶,均存在采用低報價格、瞞報方式代理進口薩克米牌壓蓋設備,合計偷逃應繳稅款人民幣1131.39萬元。匯百利老板陳菲被判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判決書顯示,東莞金富已被判刑,記者未能查得具體判刑結果。

  不過,上述案件的判決書只是一審判決,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無法查到二審判決書。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番聯系,找到了當年該走私案件的書記員,書記員查詢系統后向記者表示,并未在系統中查詢到被告人上訴的情況,亦沒有二審判決書,一審判決應該是最終判決。

  “消失”的東莞金富公司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走私案中陳金培的涉事企業為東莞金富。但記者查詢工商資料,并未找到東莞金富相關資料,而金富科技的招股書(申報稿)里對此也未提及。多番查找陳金培旗下企業后,記者僅找到一家名稱較為相似的東莞金富包裝材料有限公司。

  工商資料顯示,金富包裝董事長為陳金培,公司成立于2006年11月22日。值得一提的是,這與陳金培首次委托匯百利代理進口的時間相近。

  而在金富科技的招股書(申報稿)中,也有金富包裝的身影。金富科技稱,為避免同業競爭并減少關聯交易,金富科技及其子公司收購了金富包裝的主要資產,資產交割完成后,對金富包裝進行了注銷。

  具體收購過程為,2014年1月,公司召開股東會,審議并通過了決議,同意公司向金富包裝購買瓶蓋、提手等存貨以及模具、壓蓋機等設備,具體金額以轉讓合同實際約定為準,并同意公司無償受讓金富包裝專利及商標;2015年10月,湖南金富股東作出決定,同意向金富包裝購買切環機、檢測機等設備,具體金額以轉讓合同實際約定為準。

  上述存貨及設備資產均已于2015年年底前交割完畢,專利及商標也已于2016年轉讓完畢,此次交易按賬面凈值作價,交易金額為1.99億元(含稅價)。完成上述資產交割后,金富包裝進行了注銷。

  當年涉及走私的東莞金富憑空“消失”了?如今出現在金富科技招股書(申報稿)中的金富包裝,生產瓶蓋的壓蓋機是從何而來?金富包裝是否就是當年的東莞金富?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聯系了金富科技方面,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