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本無歸!260億信托巨頭,"踩雷"退市股

  2019年,注定是A股最不平凡的一年。試點注冊制下的A股,退市“鍘刀”正在落下。

  昨日(10月10日)晚間,深交所決定,印紀傳媒(002143)終止上市,自10月18日起,進入退市整理期,期限為30個交易日。

   

  這已是A股的第4家因“股價跌破1元”而退市的上市公司,更是2019年的第8只退市股,2019年或將成為A股史上退市數量最多的一年。

  同時,截止到10月11日,2019年更有10家上市公司已經被暫停上市,亦創下歷史新高,大概率也將陸續進入退市流程。

   

  其中被暫停上市的長生生物,將于2019年10月16日起進入退市整理期,成為A股歷史上首例重大違法強制退市。

  A股于2019年突然出現“退市潮”與監管層的態度密切相關:

  2019年5月,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曾直言,觸及退市標準的企業,堅決退市、一退到底。

  2019年7月30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更是罕見強調,提高上市公司質量。

  種種跡象表明,A股退市常態化的時代,正在來臨。

  即將退市的印記傳媒:曾經的500億影視巨頭

  印紀傳媒,是中國影視傳媒行業的“老兵”,早在1992年便已成立,2014年通過“借殼”登陸資本市場。

  上市后,印紀傳媒便迎來了高光時刻,先后投資、制作或發行了《建國大業》、《鋼鐵俠3》、《軍師聯盟》、《長安十二時辰》等一系列知名影視劇作品,也成為國內最早與好萊塢六大制片廠進行全產業鏈深度合作的上市公司。

  不僅僅故事精彩,印紀傳媒的業績也是格外靚麗。2015年至2017年,印紀傳媒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5.74億元、7.31億元、7.69億元。

   

  儼然將自己裝扮成了一只影視“成長股”。踩著牛市的風口,印紀傳媒的股價更是一飛沖天,曾于2015年12月一度漲至27.74元(前復權),總市值一度沖高至490億元。

   

  印紀傳媒周K線圖

  一場大牛市,造富大股東。印紀傳媒的實際控制人為肖文革,借殼上市之后,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高達77.82%。

  2015-2016年,肖文革的財富迅速暴漲。隨著印紀傳媒市值一度突破400億元,肖文革所持股份的總市值一度高達349億元,成為“川股首富”。

  2016年,肖文革更是以215億元的財富,位居當年胡潤中國富豪榜的第103名。

   

  眼見他高樓起,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260億信托巨頭,“踩雷”巨虧13億

  自2018年以來,印紀傳媒業績突然出現斷崖式下滑。

  2018年,上市公司僅錄得營收3.62億元,同比下滑83.44%;凈利潤突然巨虧17.86億元。截至2018年末,其流動負債達到105.12億元,流動資產25.98億元。

   

  這一份“慘不忍睹”的財報披露后,印紀傳媒財務數據的真實性直接遭到質疑,中喜會計師事務所對2018年的財報直接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因此,印紀傳媒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證券簡稱變更為*ST印紀。

  進入2019年,業績巨虧的現狀似乎未見改善。2019年上半年,*ST印紀的營收規模大幅下降,凈利潤再度虧損9200萬元。

  而最令人唏噓的是,2018年印紀傳媒 “崩盤”前夕,其實際控制人肖文革精準“大撤退”,瘋狂減持、套現:

  2018年2月,肖文革將其持有的印紀傳媒1.07億股股份轉讓給了安信信托,套現金額13.6億元;

  此后的5月,肖文革分別轉讓其持有的8142萬股,和印紀華城持有的708萬股,再度套現10.44億元;

  此外,肖文革還通過股權質押的方式獲得20.46億元的融資,至今仍未償還質押借款。

  以此計算,在“崩盤”前夕,肖文革從上市公司至少套現44.5億元。

  肖文革“大撤退”的背后,最大的“接盤俠”或許是安信信托(600816)。2018年2月9日,安信信托斥資13.6億元買下肖文革持有的1.07億股股票。

  交易完成的第一年,印紀傳媒的業績便一落千丈,此后更是“爆雷”不斷,最終難逃退市的“厄運”。

  截止2019年6月30日,安信信托仍為印紀傳媒的第4大股東,持股數量仍高達1.06億股,意味著安信信托幾乎未曾減持。

   

  “踩雷”的安信信托,于2018年計提了資產減值損失21.56億元。其中,單單印紀傳媒的計提減值金額便高達10.55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止今日收盤,安信信托的總市值高達262億元,其所管理資產總規模更是高達2336.78億元,卻不慎“踩雷”退市股。

  盡管2019年至今,A股的退市公司數量逼近歷史新高,但在A股“踩雷”退市股仍是非常小概率事件。

  在A股“踩雷”退市股,有多難?

  2001年4月,A股出現了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退市股:PT水仙(600625),到2019年10月印記傳媒(600432)被終止上市,整整18年A股退市的上市公司數量不足70家(剔除因私有化、吸收合并、證券置換)。

  甚至在2008年-2012年期間,A股創下了連續五年0退市的記錄。

   

  而截止到今日收盤,A股的上市公司總量已逼近3700家,退市率竟不足0.3%。從退市概率看,2019年之前,投資A股“踩雷”退市股,堪稱“黑天鵝”事件。

  而大洋彼岸的美國納斯達克大約每年200家企業退市,紐交所的平均每年退市數量亦超過180家,而英國股市的退市率更高,大約在12%左右。

   

  A股上市公司退市標準單一,退市程序相對冗長,退市效率較低、退市難現象非常突出,而且存在著上市公司通過各種手段調節利潤以規避退市的現象,制造“兩年虧損,一年微利”的財務游戲,導致上市公司"停而不退",并由此引發了"殼資源"的炒作。

  導致ST股一度奇葩地成為“牛股”集中營,更是誕生過許多A股傳奇。

  2007年一季度,一個叫劉芳的投資者重倉買入處在退市邊緣的*ST金泰(600385),當時其股價僅3.5元左右,此后*ST金泰停牌。7月9日,*ST金泰釋放整體上市的重大利好消息,股價一口氣拉了42個漲停板,劉芳一戰成名,號稱"A股最牛散戶"。

   

  可見,2019年以前,在A股投資股票,基本上可以不考慮“退市”風險,甚至更有人“刀口舔血”博弈退市股,最終賺取暴利。

  但,2019年以后,這種投資邏輯的風險陡然增加。

  A股退市“鍘刀”,真的來了

  眾所周知,一個成熟的資本市場必然是有進有出、優勝劣汰的市場,但A股長期以來都是"上市難、退市更難",盡管"完善退市制度"的口號喊了多年,但每次都是雷聲大、雨點小,此后便不了了之。

  但2018年以來,A股的退市突然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退市潮正在向超預期方向發展:

  2018年以來,退市制度嚴格執行,已有 8 家上市公司被強制退市或處于退市程序中。

  2019年2月23日,總 書記提出,正確把握金融本質,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2019年4月29日,《證券法(修訂草案三次審議稿)》開始公開征求意見,建議取消暫停交易制度;

  2019年5月10日,深交所一夜之間,暫停了7家上市公司的上市交易資格;

  2019年5月11日,易會滿:對嚴重擾亂市場秩序、觸及退市標準的企業,堅決退市一退到底;

  2019年10月,當年退市企業數量創下A股歷史新高;

  ……

  與此同時,另外一個更為深入骨髓的改革:科創板試點注冊制。2019年正是啟動的元年,A股無疑走到了大時代的十字路口,整個市場的生態正在轉變,未來市場的玩法可能會全然不同。

  伴隨注冊制而來的是A股史上最嚴的退市制度,中國資本市場或將迎來大開大合的優勝劣汰、新陳代謝。

  以施行注冊制的印度股市為例,1996年到2018年,從印度股市退市的上市公司多達2869家,年均退市數量高達106家。

  且據頭部券商機構的預測,增量改革(科創板)必將會帶動存量(主板)的變化,按照這個邏輯,到明年A股應該是全面實施注冊制。

  根據2019年9月份以來的政策風口,創業板或將成為第一個推行注冊制改革的存量市場,且推進速度將超市場預期。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五走势图